罗永浩:少有人走的路。

赚一把手赚网www.zhuan18.com】罗永浩:少有人走的路。

锤子科技CEO罗永浩、工业设计副总裁李剑叶和Ammunition设计师舒宣出席2015 iF设计之夜_www.zhuan18.com

照片的背景墙是密密麻麻的英文字符,第一行的大标题是“iF设计奖项获得者”。照片里的三个人从左至右分别是Ammunition设计师舒宣、锤子科技工业设计副总裁李剑叶和锤子科技CEO罗永浩。

这是在德国慕尼黑举办的iF设计之夜。2月28日,锤子科技在2015 iF设计奖颁奖礼上改写了一项历史,其第一款智能手机Smartisan T1 获得iF设计奖的最高奖——iF国际设计奖金奖。这是该奖创立50多年以来唯一一款获此殊荣的中国大陆的手机产品。

素有“设计界的奥斯卡”iF评审团给出了最高的评语:“这部手机最令人心悦诚服之处是它的易用性及其高品质的设计和完成度。”对于刚刚走过最艰难时刻的罗永浩来说,这无疑是具有激励意义的。

很难将这个穿着宽松的休闲裤和同样宽松的黑色衬衫,再加上明显是因为长期熬夜而造成的困倦面容的人和一家科技公司的创始人画上等号。也很难想象他所主导的产品能在工业设计的国际殿堂上击败iPhone 6等产品而夺冠。

一路走来,罗永浩带来的惊喜与惊诧又岂止于此。曾经有人在媒体上评价,罗永浩所取得的成绩和所遭受的争议,都印证了一句话——“性格决定命运”。

高中辍学生的“任性”

众所周知,罗永浩的成名源自于“老罗语录”的风靡。最初,是新东方的学生把课堂上的录音发到了网上,随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他高度的理想主义气质和语言风格的幽默,很快在大学生和白领群体中风靡,并因此而位列2006年百度“十大风云人物”的第七名。曾经有人评价,在炒作风行的网络社会,仅仅是凭借个人魅力带来的关注度而登上这个榜单的,也就只有罗永浩了。

渐渐的,老罗成了一个符号。被称为“新东方一哥”的他,在课堂上以一种近乎愤青的方式传播着让学生们耳目一新的常识与思考方式,在网络的传播中又成为众多青年的导师和偶像。

成为新东方的一名教师,应该是他第一份相对体面的工作。如果考量到他此前的履历,相信惊诧者不在少数。出生于1972年的罗永浩在青年时期就已经确立了他特立独行的个性。高中,把《鲁迅全集》《罗马帝国衰亡史》作为课外读物的他,选择辍学。初中,是他迄今为止的最高学历。

新东方的教师生涯,加上老罗语录的风靡,让他迅速成为“偶像”级人物。这为他后面做的很多事情做了一定的铺垫。但是在新东方成功登陆纽交所,成为一家上市公司之后,罗永浩却选择了离开。要知道,他当时在新东方的年薪已经达到了四五十万,在2006年,这无疑可以称之为一个非常优渥的收入。

对于这次让很多人费解的离开,罗永浩后来解释说,最初选择那里是因为高度的理想主义氛围,离开则是因为这种氛围不复存在。

离开新东方之后,他曾经想过靠写书为生,但朋友劝告他说,在中国靠写书而过上体面生活的人不超过十个,他因此又动摇了。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老罗每一步的新路都有着朋友们的“指点”。做牛博网站时,他还得到了“发小”的投资。这家最初从商业本身考量的网站,虽然直到网站关闭时都没有赚到什么钱,但却在社会意义上实现了“收之桑榆”。典型的例子就是2008年汶川地震时期,罗永浩和韩寒等赴四川赈灾,仅通过牛博网就募集了200多万元善款。说他是慈善家也不为过,因为从这开始,他个人捐赠给公益事业的善款至今已累计超过500万元。

牛博网之后罗永浩做英语培训学校,朋友冯唐起了重要的作用,他的发小还参与了投资。就这样半主动半被动,罗永浩成了“罗校长”。

直到他做手机之后,才在一次公开场合说:“开老罗英语培训第一天就不开心,但得为投资人负责。扛了两年,有天从财务那儿知道我们赚钱了,我当场就不想干了。”

你可以说老罗任性,每次“放弃”或转移,都是在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时,但另一方面也能看到他的执著和个性。

作家、媒体人潘采夫曾在文章里感叹罗永浩做过的那些事,并将他的气质归结为“死磕”:罗永浩办英语培训学校、开网站、给人录唱片、跑去赈灾、斗西门子……有的很有意义,有的很不靠谱,被人当面骂还一脸幸福那种。但是,当你各种围观评论的时候,也许突然会心里想一下,他竟然已经做了这么多事。

了解罗永浩的人也都知道,他做的值得标榜的事和付出的远不止这些。临近而立之年,他把自己关在北京郊区的出租屋里差不多一年,靠励志书支撑着他完成了从无业游民向新东方教师的过渡。

罗永浩也拍过点击率超过千万次的微电影《小马》,而在此之前他看老师推荐的法国片,看到想吐。

没有谁的成功是偶然的,高中辍学生罗永浩更不是。当他把青年导师、企业家、维权斗士等符号都凝结一身之后,大多数人都会生发出潘采夫那样的感叹。

了解他的人大都这样评价他,说罗永浩一旦投入某件事情,往往会爆发出惊人的热情,付出别人难以想象的时间和精力。只是,他把每件要做的事情做得差不多之后又发现,原来这并不是他最想要的。

终有一事 生死与之

2012年之前,老罗英语培训学校已经迈过了最初的艰难。此前的一年,学校的盈利达到了100多万元。已经把英语培训学校生意理顺的罗永浩也正自信爆棚:“其实做生意就是那么回事,跟我这辈子学过的大多数东西一样。”

之前他就表示过,英语培训并不是他的最爱,改弦更张是迟早的事。

事实上,直到2012年4月8日之前,谁也未曾想到罗永浩要做一件让所有人都惊诧的事。

这种难度,要比一个知名的英语老师成功把一个英语培训学校带入正轨要难上何止十倍。

一次在和陌陌科技创始人唐岩交流商业网站的运作时,罗永浩偶然谈起了想做手机。

唐岩问:“那为什么不做?”

罗永浩答:“没钱。”

唐岩再问:“需要多少?”

罗永浩说:“1000万美元,但1000万元人民币就可以开工了。”

这是从罗永浩接受媒体采访的叙述中总结出来的对话。就像当年冯唐说服他创办英语培训学校一样,在创业的道路上,唐岩成了罗永浩的第二个伯乐,使他走上了更为宽广的“光荣之路”。

2012年4月8日16时28分,罗永浩发了一条微博:“下周就要注册一个新公司开始做手机了,每天都活在兴奋中……”

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对罗永浩的所有质疑,从4月8日的这一刻就已经初露端倪。比如“英语老师竟然做手机”和“坐等他做不出来”的怀疑与恶意。还有一些人屡屡拿学历说事儿:“一个高中都没毕业的人竟然想做手机,想钱想疯了吧!”质疑者可能大都忽略了老罗的人生轨迹,那些点赞的人则反问:“罗永浩走的哪一步又不是从跨界开始的呢?”

有网友在微博上严肃地质问他为什么做手机,老罗回答:和无聊沉闷的传统行业比,科技行业有无限的可能性,能通过处心积虑地改善人类的生活品质来获得事业的发展,让我享受工作远超过享受生活。

在40岁的时候,才开始做一件希冀改变世界的事情的确是不算早,代价就是他要付出比其他人更多的精力才有可能实现“逆袭”。当我问老罗怎样平衡工作和生活时,他说:“没有生活,全是工作。”更早,他还说过更悲壮的话。他说自己生活不规律,或许只能活到60岁,这意味着只有20年的时间让他来改变世界,所以没法不把每一天当作最后一天来过。

事实上,自从创办教育培训学校成为一个校长,8小时睡眠就变成了奢侈。

能有一事,生死与之。在老罗看来,这是另一种幸福。就像他最近出版那本书的名字一样,生命不息,折腾不止。

有一种理想主义叫“天生骄傲”

老罗是一个集多种个性于一身的人。他的拥趸看到了他的理想主义和幽默的一面,他的朋友觉得他有着罕见的真诚和善意,而那些看不惯他的人则适应不了他的高调与桀骜。当现在有人夸赞他的优点并探寻为什么时,老罗又会腼腆地笑笑,并一言以概之:“因为天生骄傲。”

“天生骄傲”(Born to be proud)这个词最早出现在Smartisan T1的宣传视频中,但具体代表的意思是什么,却是只可意会难以言传的。甚至有的锤子科技的员工都问老罗,什么是天生骄傲,他无言以对。

2014年12月6日,《一个司机的骄傲》的企业文化宣传片第一次和公众亮相,作为企业的负责人,罗永浩希望其中所凝聚的企业文化和价值观能够传递并影响更多的人。

在片子中,我们能看到一个司机用方言给老婆打电话叙述遇到的一件倒霉事。他看到了一个妇女躺在马路上好心去扶,妇女却和警察说是他撞的。司机说:“以后就算大肚子躺在路上我也不会去碰了。”就在这时,后视镜里一个待产的妇女无助地坐在路边,司机默默地倒车,走向那个无助的妇女。片尾,是“一个司机的骄傲”七个大字。

罗永浩选择用现实生活场景中的抉择来阐释企业文化的内涵,事实上也赋予了他个人的追求和理想。看他走过的路和做过的事,类似的行为或故事还有很多。

他在做英语培训学校期间,从来没有花钱刊登过软文。一次北京一家知名媒体在采访过他之后,刊登了两个整版的正面报道。随后,一个行业的老大哥打电话给罗永浩:“老罗我不知道谁给你投资的,但你财力真××雄厚。”无论老罗怎样解释,对方就是不信这是一篇极其正常的采访报道。

接近老罗的人都知道,他真正创业、成为企业家之后不仅没有刊登过软文,他所有的新闻发布会都没有给过媒体红包或车马费,这一点他会在邀请函上就注明。朋友金燕曾经和他探讨过这个问题,老罗说“丢不起那人”。在他价值观里,不认同这种潜规则,即使可能这种方式对企业有利,但他绝对不容许。

曾经连北京工商局的工作人员都比较诧异地和罗永浩说,很难想像他的学校在三年时间里竟然是“零投诉”。

他在手机发布会上,把所有的供应商推到了台前,给了他们极高的赞誉。以往,那些凭借供应商解决的研发难题,公众大都以为是手机厂商的创新;他认真地说明T1手机的尺寸是4.95英寸,而不是像一些厂商故意说成5英寸;他在发布会上播放的音乐,会提前付费给中国音著协,当因为延迟开场而重播了一次之后,会嘱咐工作人员补缴复播的版权费。在一个知识产权保护还不尽完善的国家,对于这些细节的坚守,有人说他“较真儿”,但在作家连岳眼中,老罗则 “是一个天真的人”,很多人可能觉得他运气好,却不知道正是他不世故,所以没有被世故毒害。

自信而高调的人,在奉行“枪打出头鸟”做人哲学的社会,遭到误解和非议并不偶然。罗永浩那句“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更多则是他个性与大众的共性之间的矛盾所在。

在坦诚和人品方面,无论是英语培训界还是手机制造界,说老罗是孤独的并没有多少异议,就连他的同行们有时候也都会因为他的“直率”而略显尴尬。

在《生命不息 折腾不止》一书的封底,是他说过的这样一句话:通过干干净净赚钱让人相信干干净净赚钱是可能的,通过实现理想让人相信实现理想是可能的,通过改变世界让人相信改变世界是可能的。

处在不惑之年的罗永浩,和他最初在课堂上所宣称的那样,认为一个人生来就是为了改变世界:“你可以使这个世界变好一点,也可以使这个世界变坏一点。”而他自己,不管面对多少误解和非议,始终都选择了前者,除了敢于说出来,还敢于坚持和实践。

与“老罗”的一次告别

2014年12月6日下午2时,北京国家会议中心。罗永浩迎来了自己作为“老罗”的最后一次个人演讲,他将其称之为“告别的聚会”。

开场时间比原定的推后了20分钟,伴着Guns N’Roses的《November Rain》,罗永浩默默走上讲台。尽管已经提醒自己注意演讲姿势,但他还是在开场之后习惯性地把手背在身后,一副憨态可掬的样子。这也许是他作为“老罗”的最舒服的表现方式。

场地、灯光、背景音乐都一如往常, 只不过,《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却要走到了末篇。

时间倒推至5月20日的那个夜晚,国家会议中心,那一晚无疑是属于老罗的。各大社交媒体和门户网站的科技频道,几乎被锤子科技的新品发布会刷屏。新品发布会之后,T1手机的预订量大涨,但后续发生的事情显然与预期不符。

过去的六个月,受制于产能而错过手机销售的黄金期、躺枪于天猫预约数造假事件、突然降价招致满网的口诛笔伐,这些都使罗永浩和他的团队几近崩溃。更有甚者,还有人造谣锤子科技已经倒闭。

除了产品,困扰罗永浩的还有与媒体的沟通。一度,他经常会被媒体的问题搞得失控。比如电话采访时30分钟都在问“为什么你国产手机敢卖3000块”。失控之后的结果,往往就是第二天媒体登出一篇对公司极其不利的失实负面报道。

这一次老罗“妥协”了,或者也可以说是他的反思。这个热衷在网络上就事论事而辩论和吵架的CEO,意识到舆论中那些对锤子科技的大部分敌意都是因为他个人时,开始尝试着有所改变。

就在这场告别演讲的前一天晚上,罗永浩临时修改了自己的微博认证信息,从“锤子科技创始人,老罗”变为“锤子科技CEO”,去掉了“老罗”的符号。演讲门票上,也代表着罗永浩决定从个人品牌到团队品牌的转变。

“老罗这个品牌我不想要了,我希望我未来的20年就是认真专注地做我做的这个锤子科技。”老罗说,以后将不再口无遮拦地和网友吵架,而是做一些符合企业家身份的事情。

从做英语培训老师到创办牛博网,从砸冰箱再到创建锤子科技,罗永浩一路上都在身先士卒,“受够了单打独斗”。他计划让更多团队人员走向公众,弱化个人标签,融入团队,以一个整体形式去迎接挑战。

结束了这场与自己的告别,演讲也似乎到达尾声。对于创业做锤子科技,罗永浩总结道:“如果我们成功,很大程度上,是正派、体面、原则性和理想主义的成功,因为价值观方面的原因,我们得到了太多不合一般商业逻辑的支持和帮助;如果我们失败,可以肯定,这是商业能力上的不成熟,跟我们没有采取流氓手段获益没有丝毫关系,更谈不上理想主义和情怀的失败。”

或许之前的路太顺了,当他一头扎进手机行业之后,他之前所积累的“几乎百分百的好评”一下子变成了铺天盖地的质疑和谩骂。当浸淫在这个行业三年之后,罗永浩终于变得成熟,去积极地面对当前的所有挫折和失败。

“T1 的生产和销售状况肯定是输在了起跑线上,这么说很难听,但这是事实。”罗永浩接受采访时并不掩饰锤子科技的困境,他把来自外界的批评和公司存在的问题都归结在自己身上,认为搞不定媒体和用户以及错误估计了量产的时间,都是自己的失误。

在第一代手机产能爬坡的过程中,罗永浩备受煎熬。这次超乎想象的“折戟”始料未及,不仅让已经积累的用户流失,资金链还差点因此断裂。锤子科技CTO钱晨说,老罗也会抑郁,但他也能化解,否则他早就从窗户上跳下去了。

从他注册锤子科技开始,因为资金掣肘而从ROM手机制造开始,就从没一帆风顺过。经历过那么多大风大浪之后,如今的罗永浩显得比以往更加淡定。

在2013年3月的锤子ROM发布会上,有一个画面曾经让我印象深刻。台上的罗永浩含胸背手,目光持久地注视着大屏幕上的自己。彼时的罗永浩,是一副在颠覆智能手机的道路上舍我其谁的架势。他坚信自己在特质上最接近乔布斯,也最可能成为乔布斯的那个人。在未来的某一天,站在人文与科技的路口,通过处心积虑地改善人们的生活体验而实现价值。然而,过程的艰难给这个跨界和搅局的人设置了重重障碍,也放慢了理想主义者试图“改变世界”的节奏。

现在说罗永浩改变或颠覆了中国手机制造业还为时尚早,但很多人也都看到了老罗这个“搅局人”所带来的积极变化。《创业家》杂志创始人牛文文在《愿景的力量》中曾经把罗永浩带入手机制造领域的愿景和情怀,称之为解决互联网思维Bug(漏洞)的重要拼图。

另一个老罗、罗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评价罗永浩时称,他最大价值就是“不可能输”——就算5月20日手机发布失败了,他会悲情地背对着大众,面朝大海说一句,让我们再来一次。

罗振宇所看重的,是罗永浩“不认输”的理想主义和激情,及其个人品牌在当今互联网开放时代的商业价值。事实上也的确如此。罗永浩的出现,不仅证实了跨界者能够在一个陌生的领域里生存,甚至能够成为格拉德维尔眼中出类拔萃的“异类”。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老罗在极大地去除了个人符号之后,公司正以聚力集智的姿态准备打一场翻身仗。据悉,第二代锤子手机已经在紧锣密鼓地研发,这一次老罗说他不会重蹈覆辙,要积累10万部存货后才开发布会。这种“毕其功于一役”架势,和以往所见到的老罗一样,仍然初心不改,踌躇满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十聘网_广州大学城资讯_长洲岛资讯_大学城兼职 » 罗永浩:少有人走的路。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