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荡一切,支付宝地面部队全面出击。

在半年多的时间里,支付宝移动钱包接入了50多个品牌、数万家便利店。在餐饮行业中,它已经覆盖门店近万家,预计总数很快突破2万。接下来,它还要进入机场和火车站。

即便阿里巴巴上市之后的市值一度逼近3000亿美元,但可能仍然难以掩盖阿里旗下另一资产——蚂蚁金服的价值。就其中一些方面而言,它是通过那些遍布街头的便利店、出租车以及大大小小的餐馆体现的。

从8月份起,在上海的全家以及农工商旗下的好德、可的等便利店,开始支持手机支付宝钱包里的二维码扫码支付,当天的首笔支付甚至可以打九折;这个势头还很快蔓延到了强生出租车里,如果乘客在结账时使用支付宝扫码支付,可以每笔便宜3元钱。

这不仅仅是支付宝的一次简单的“烧钱”推广。在2个月后的11月初,蚂蚁金服O2O事业部零售团队负责人徐天标对界面新闻记者透露,支付宝正在与便利商超行业排名前100的公司进行对接,目前已经接入了50多家品牌,全国覆盖几万家门店,全家、喜士多、好德这样的知名便利店品牌全部在列。

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支付宝还与海底捞、望湘园、汉堡王等餐饮品牌合作,在店内布设免费WIFI;在全国35个城市,支付宝推出了可使用移动钱包支付的“未来公交项目”;另外在全国18个一二线城市30多个停车场,也有支持支付宝支付的“智能停车”服务。

支付宝公关经理张道生透露,支付宝在线下的计划是切入大部分小额支付市场,包括医院、便利店、公交等,未来还将进入火车站和机场。

这是支付宝自2011年在广州网货会上首次推出“条码支付”产品之后,第三次试图推广线下移动支付。

“(前两次)我们拼命在推,大家却感受不到。”徐天标总结说,其中很大一个原因在于智能手机的普及率,当时还不足以消除移动支付的陌生感,很少有人愿意拿着手机结账。但到了今天,大量千元、甚至800元以下的智能手机的普及,让“手机钱包”至少在理论上不再是一个问题。

就在11月20日,“微信连WiFi让你和用户更近”的广告也开始充斥微信朋友圈。在商家申请加入腾讯的免费WiFi网络之后,不仅可以支持微信支付,在其所处的商圈、酒店、医院、餐馆等地点,商家还可以向同一个WiFi网络内的手机用户发送商品和促销信息。根据腾讯的官方统计,目前微信的活跃用户约为4.38亿。

这些互联网公司的意图很明显,那就是尽可能地将自己的服务从互联网延伸到现实世界,这在它们看来是巩固未来竞争优势的一个关键。尤其是当“手机取代钱包”成为公认的趋势时,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就更没有理由不去做一些准备。

便利店企业美宜佳是第一家与支付宝合作的便利店品牌,其市场总监蔡杰峰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相比包括还没入华的Apply Pay在内,很多新的线下支付方式对门店来说都要增加一些硬件,美宜佳总共在全国范围内有5600家门店,涉及硬件改动相当麻烦。而支付宝采用的扫码支付方式无需额外的硬件投入,扫码枪即便重新购置也就数十元。

按照蔡杰峰的说法,与支付宝钱包对接只花了两周时间,收银效率却能提高一倍。这些效率体现在避免了找零、假币、残币等等麻烦。另外扫码支付实时到账,比银联刷卡支付的T+1到账还要快,提高了门店到总部的现金归集效率。

在支付宝和微信正在积极进入的餐饮行业,附加值至少看起来也挺诱人。以与支付宝实现对接的海底捞为例,还没进店,消费者的支付宝钱包就收到可以免费使用海底捞提供WiFi的提醒,连上网后,钱包账户自动成为海底捞粉丝,还收到两张优惠券。

蚂蚁金服O2O事业部餐饮团队负责人吴伟军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他的团队今年五月才组建,目前已和30多个品牌实现合作,覆盖门店近一万家。到11月底预计合作品牌覆盖近50家,门店数突破2万。

几乎所有进入移动支付行业的公司,都试图向它们的合作商家说明,由移动支付产生的“数据”,会帮助商家卖出更多的服务和产品。今年8月底,支付宝钱包正式推出开放平台,提供支付、数据分析、会员管理、营销四大功能。具体而言,支付宝会在后台依据年龄、性别、消费频次、消费能力、购物喜好等等,分成不同群组,商家可以在后台自行筛选,定向推送打折信息或红包、优惠券等,吸引顾客再来购物。

只是支付宝仍然需要时间向这些商家证明,所谓的“大数据营销”不仅是说说而已。“支付宝钱包有开放平台和服务窗,加上近2亿的活跃用户,这是我们以后的想象空间。”强生出租汽车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黄宏说。他表示对强生与支付宝的合作寄予厚望,不过在刚刚合作三个月还没有太多数据支撑增长的时候,他的话也还留有一些余地。

在智能手机普及这个条件满足之后,支付宝想要挑战的是这个国家——可能也是这个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一个根深蒂固的传统,那就是在没有补贴时,如何让消费者忘记钱包,习惯和乐于使用手机付账。

蔡杰峰透露说,在美宜佳运营支付宝手机支付一个月内,单日成功交易笔数超过一万笔,增长确实很快,但如果分摊到5000多家门店,这个数字目前还很小。“用户和门店,两边的推动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他说。

早在2012年初,中国国内另一个移动支付的积极推动者银联就推出了“闪付”(Quick Pass),利用手机的NFC(近场通信,Near Field Communication)功能进行支付。到2014年4月10日,银联宣布在全国范围内已铺设和改造了300万台“闪付”终端,支持所有银联银行卡的手机钱包业务(在银联的一项最新规定中,支付宝的线下支付将不能与各银行直连,而是改为也必须经过银联结算通道)。

然而根据央行《2013年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数据显示,2013年全年移动支付业务16.74亿笔,金额9.64万亿元。对比支付系统共处理支付业务235.80亿笔,金额2939.57万亿元,移动支付所占的比例还很少。

吴伟军现在自身也有这样的担心。“我们在做的可以说是一些先驱的动作,培育市场,也需要商户自己思索要不要改变。但万一哪天有人抢了,我们的付出就白送别人了。”他说。

其中一个“别人”就是腾讯。在2014年10月1日上线的微信6.0版本中,“卡包”是一个重要功能,它类似苹果的PassBook,优惠券、会员卡、机票、电影票等卡票的信息,都可以在这里实现功能的集成。在此之前,“微POS机产品”正在内测的消息也从市场上传来。腾讯的这一链条也很简单明了:在微信上,由商家的公众号派发卡券,卡包则负责存储,线下微POS机则用于核销这些卡券。

相比支付宝,微信最大的优势在于它是一个人们日常打开得更频繁的应用,并且在尝试发展那些企业微信公号成为“服务号”。但至少到目前为止,腾讯并未体现出像支付宝那样的推广决心。

支付宝因为种种原因,决定了它要抢先去冒这样的风险。其中包括它的交易体量、它在第三方支付市场上的地位,以及蚂蚁金服的野心。对于不仅服务整个阿里巴巴电子商务生态,更试图影响金融行业、以独立上市为目标的蚂蚁金服来说,无论如何都不能在“可能爆发”的这场取代钱包的革命中缺席。

在徐天标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的计划中,支付宝接下来会依赖独立软件开发商(ISV)这样的合作伙伴,去发展更多的商超和餐饮品牌。所有商超和餐饮门店都要有收银机,它和电脑一样包括硬件和软件,但并不由商家自己采购,而提供这整套系统和后续服务的就是ISV。徐天标说,其中做商超ISV的全国大概有二三十家,目前已全部和支付宝签好了合作协议。

支付宝眼下有3亿用户,而支付宝钱包的用户数量为1.9亿,它想要在未来让这两者的数量一样多。

本文由赚一把手赚网(www.zhuan18.com)整理发布,原文转自界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十聘网_广州大学城资讯_长洲岛资讯_大学城兼职 » 扫荡一切,支付宝地面部队全面出击。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