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到底得罪谁了?

罗永浩是个持续性的焦点人物,支持他的人多,痛恨他的也不少。平心而论,罗永浩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为什么会造到痛恨?他到底得罪谁了?这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我公开发帖征求网民痛恨他的理由,经整理后形成了自己的分析。

[本文由赚一把手赚网www.zhuan18.com)收集整理;版权见水印。]

赚一把手赚网

1、两个食言

食言一:说过不做3.5寸以上机,结果锤子是大屏的;食言二:讨厌高价开卖随后降价促销,但自己也这样做了。

我觉得非常好笑,做产品当然需要不断修改设计方案,起初觉得大屏没法单手操作,后来有了下拉悬屏的方案,大屏也能单手操作了,于是推翻了不做3.5寸以上机的设想,这种与时俱进有什么可指责的?恰恰相反,如果一个CEO不能审视度势从善如流,那才是要不得的。

有的厂家首卖时刻意放出个高价,随后降价倾销,这种营销手法是对用户的欺骗,罗永浩对此表示过反对。首卖3000元的锤子,没多长时间也降价了,但这并不是他所反对的欺骗性营销,而是因产能问题错过了销售窗口,在各方面的挤压之下被迫降价,这个局面并不是他所乐见的,更不是他的刻意设计。

给先期购买者退钱,这不是商业规则所要求的,而是一种非常体面的做法。降价是正常商业行为,退钱是道义和人情,连这都会被辱骂指责,只能说明有些人的心肠坏了。

2、三个事件

事件一:销量数据乘3事件,天猫公开认错,并开除了员工,这与罗永浩无关;事件二:称不会低于2500,否则是你孙子,但那指的是首售价格,而实际首售价格是3000,这事罗没问题;事件三:国家会议中心演讲跳票,有人称是罗偷撤预订,并嫁祸国家会议中心,而该中心称是公安备案未通过,罗没有撒谎。

我在上述事件上是完全相信罗永浩的,这不是源自对他人品的信任,而是对他不是傻子这件事的肯定。我有一个理念“可以认定对方是个唯利是图的小人,但不能认定对方是个自掘坟墓的傻瓜”。

先分析销量数据乘3事件,假设罗永浩授意数据做假,这能获得的好处其实并不大,但所冒的风险却是巨大的,事件一旦败露,他的人品就彻底破产了,如果你是罗永浩,会做这种收益很小但风险极大的事吗?您肯定不会,那为什么您会相信更加老江湖的罗永浩会做出如此蠢事呢?

“低于2500是你孙子”的说法也是如此,任何智商正常的人都知道电子产品一定会降价,这只是个时间早晚问题,任何智商正常的人也不会为永远的事打包票,如果您是手机厂商的CEO,您会做出“即使海枯石烂,我的手机也不会低于2500”的承诺吗?您肯定不会,因为您不是傻子,那您凭什么认为罗永浩就是个傻子呢?

事情很明显,2500元指的就是首售价格,而那时已经临近首售,想必罗永浩及公司都已经做出了决定,这才敢拍胸脯子,而不是指手机价格永远不会低于2500元。

在国家会议中心偷偷退订的猜忌就更加滑稽了,如果换作是您,偷偷退订然并嫁祸国家会议中心,您就不担心事发后身败名裂?您凭啥肯定国家会议中心的领导甘愿为您背屎盆子而不吭气?

在国家会议中心订场馆是件大事,退订总会有个手续吧,即使没手续也得有个罗永浩的电话吧。如果哪天会议中心领导把手续或电话录音一公开,罗永浩就得信用破产。还有人猜测会议中心领导是罗永浩的铁哥们或吃了罗的好处,那换您敢不敢主动把一枚能炸死自己的雷塞到别人手里?

我的理念其实还有后半段,完整的表述是“可以认定对方是个唯利是图的小人,但不能认定对方是个自掘坟墓的傻瓜,这样认定的人才是真正的傻瓜。”

3、一个道歉

普通网友说错话了被指出,有的会选择死不认账,由于没有啥影响力,嘴硬两天也就挺过去了,没人会有兴趣揪住不放。而罗永浩不同,他是活在望远镜、放大镜、显微镜下的人,即使没错也能给你编造出无数疑点,若真有铁证不认那还了得。

罗永浩曾批评讽刺过魅族销量,证据表示他引用的数据错了,他选择的应对方式是公开认错道歉,而且连续多天置顶。这正是他的聪明之处,人非圣贤都会犯错,犯错后马上认错道歉,并不损伤人品,而一旦死不认账,就会成为一辈子的话柄。

自己错了及时认错是必须的,那对自己没错的诋毁要不要澄清?对于罗永浩这样的争议人物来说,理智的做法就是不加理会。

有个朋友给我说过茅台酒厂打假的事,其实假茅台酒的辨别和倒查很容易,但动静搞得大了,会出现市场上到处都是假茅台的舆论,反而会影响到真茅台的销售。权衡再三,打假还得接着搞,但要控制规模,允许与一部分假茅台共生。

同样的,上述的三个疑问就不能打假,智商够用的网友都懂得我讲的利弊关系,不会被谣言所蛊惑,而相信罗永浩做假的人都是智商不足的。我有一个体会【通过讲理让低智商者意识到自己的智商低,绝大多数结果都是失败的,偶然成功的结果就是引来对方更大的仇恨】,所以说,这是一件毫无意义的工作。

关于罗永浩的做假骗人的说法还将长期存在,这是任何人都无能为力的,根源在于那些人的智商。罗永浩有个名言,大意是【一切问题的根源都是智商】。

4、辩论风度

827优酷之辨中罗永浩的风度也是个诟病点,我全程看了实况转播,罗永浩的风度的确不好,经常抢话截话,即使被王自如抗议后,忍了一会还接着抢,单从场面来看,王自如很无奈甚至很委屈。

这种双方约定无主持人的对质,与有主持人的大专辩论会完全不同,不仅形式是两回事,其背后承载的份量更是大相径庭。大专辩论会的辩题本身并不重要,它只是个抓手而已,辩论赛考验的是队员的逻辑水平和语言组织能力,赢方所持的观点也未必正确,风度反应的是队员的精神风貌,这是评分中的重要考量。

罗王为什么约辩?这是因为王自如的测评给了刚起步的锤子公司一记重击,罗永浩背负着公司几百名员工的未来必须一战,并为此低调准备了一个月。这不是一场秀身段展风度以求获得观众喝彩的辩论赛,而是一场你死我活的决斗。

如果我是罗永浩,首要考虑的就是对质效果,公司和员工的未来比我个人的形象更重要,我会不顾风度地抢夺一切澄清的机会,绝不做宋穰公。

5、与网友对骂

微博大V有两种,一种对网友的辱骂从不理会,有的干脆关闭了评论;另一种是不关评论,会删除某些脏贴,偶尔还会对辱骂者进行还击。通常地,网友们喜欢前一种大V,因为可以随便骂且没人还嘴,讨厌后一种大V,因为这类大V有时会跟网友对骂。

金庸小说《天龙八部》中,武林高手风波恶与挑粪的农夫在独木桥上争道,这个桥段很有意思,通常情况下,武林高手是不屑与农夫一般见识,而风波恶居然这样做,我理解这是他骨子里的平等意识,他根本没有瞧不起农夫。

在我看来,那些跟你对喷的大V,才是真正具有平等意识并对你言论上心的人,而那些从不搭理你的大V,骨子里是傲慢的,你在人家眼里屁都不是,根本就不值得理会。

有些网友很有意思,骂起罗永浩来肆无忌惮,被罗永浩回骂了句“傻逼”后,玻璃心就碎了,隔段时间就贴次截图,以证明罗永浩辱骂过网友。老罗已经对他平等相待了,他自己倒扮演起被大人欺负的小孩子了。

6.支那事件

我学过点日语,老师是河南人,她给我们讲过“支那”这个词。支那一词源自印度,曾是对中国的褒义称谓,梁启超笔名之一即为“支那少年”。日本维新后社会进步,越来越瞧不起当时的中国,报刊提及“支那”的话题基本都是讽刺,慢慢地给这个名词赋予了贬义,就好像“河南人”这个词一样,老师很讨厌“河南人”这个词被赋予的贬义,她举这个例子只是为了说明“支那”语义的演变。

有些网友很有意思,整天津津乐道地棒子、猴子、阿三、红脖子叫着,但一听到支那就激动甚至群体高潮了,这种弱国寡民的心态该收收了。

罗永浩是朝鲜族人,常被网民们叫成“高丽棒子”,也没人觉得有啥不妥,怎么他用“支那”挑逗回击下,小心脏就受不了了?是真受不了还是用来作为喷的借口?

话说回来,这样的挑逗回击作为个人玩微博来说毫无问题,作为企业家是不妥的,不该发表这种无正面意义的言辞。

7、两类罗黑

有一类是以黑锤子手机为主的,其实罗永浩本人也没少吐槽其它手机,而且其影响力更要大得多。罗的支持者可能会说,罗的说法都是有根有据的,而那些黑锤子的说法都是谣传,但人家可是当真事说的,追究真伪的意义也不大。他们或真心反对锤子手机的设计,或背后有利益驱动,不管原因如何,这种现象是无法避免的,如果涉及到诽谤了就走司法吧,也没别的好办法。

还有一类是专黑罗永浩的,这些人本来与罗永浩没有瓜葛更没有私仇,但罗的任何进步,都会令他们却感受到深深的伤害,他们将诋毁罗永浩作为上网第一要务,造谣构陷无从不用其极,甚至对支持罗永浩的网友也一并痛恨。

亲近喜欢的,远离反感的,这才是正常人类的情感,而他们恰恰相反,整天追逐着自己所反感的人物,令自己厌恶的人物占据了很大一块心灵,只能通过释放恶毒来获得解脱,这是一种自虐性的精神病,身体残疾者令人同情,而这种精神残疾者令人厌恶。

8、得罪谁了?

罗永浩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也没有对不起人,但他的确得罪人了,他的高调率性特立独行令一些心理阴暗能力孱弱者的心灵受到了冲击,令这些人感受到了精神上的痛苦,诋毁攻击罗永浩成为他们不得已的选择。

当今中国是历史上最好的时期,本领天资不拘大小,只要努力都能进步和成功,这些精神残疾者自己不努力,却总盼着特立独行的创业者倒霉,并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失败上面。他们没有意识到的是,即使在精神上刺激到他们的人垮掉了,他们的处境也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变,他们令人可恨和可怜,主要还是可怜。

设想多年后的一个场景,有个老头给孙子讲往事,说爷爷年轻时心里没有别人,只有一个讨厌的胖子,爷爷发了1万个帖子抨击他。孙子问“那这个胖子痛恨你吗?”老头回答“他不认识我,只回过我一个帖子,内容只有两个字:傻逼。”

赚一把点评:喜欢老罗的那句“一切问题的根源都是智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十聘网_广州大学城资讯_长洲岛资讯_大学城兼职 » 罗永浩到底得罪谁了?

赞 (0)
分享到:更多 ()